61.061

马上记住斗罗大陆小说网,这里有诗和远方,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深夜, 室外冷风更甚,好在雪稍稍停了一会。

她走出电梯,经不住打了个喷嚏。她揉捏鼻子, 小跑出公寓,刚好看到一辆黑色轿车慢腾腾地开到了门口。

也不知道之前停了多远, 这会功夫才刚到楼下。

沈终意立刻下车, 她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被对方抱进了怀里。

车里暖气开得足,沈终意的怀抱非常暖,以潇只觉得脸颊热乎乎的,非常舒服。

男人穿的风衣,没有扣紧, 刚好勾把她抱在里面。

“你睡觉怎么不盖被子?”他质问。

这个时间点, 她也不怕有人看见,干脆就窝在他胸膛上,声音里还带了些刚睡醒的慵懒:“开了暖气,盖了会热的。”

沈终意想起她睡觉时半敞开的衣领, 里面的白皙肌肤一览无余, 喉结轻轻滚动:“你脸都是凉的,上车。”

以潇四处看了看, 摇头:“躺久了, 不想坐。”

沈终意嗯了声:“那就这样站着。”

以潇抬头看他:“不然我们去散散步。”

担心她感冒, 沈终意刚想拒绝, 迎上她的眼神, 刚到嘴边的拒绝又全数咽了回去。

他没应,而是直接脱了自己的外套。

见他把外套披到自己身上,以潇忙道:“我不冷。”

“穿着,我车里还有。”

说罢,沈终意转身,从车后座拿出另一件外套,“走吧。”

街上几乎没人。

以潇住的地方周围都是小区楼,有平时供业主们散步运动的地方,路灯全都亮着,灯光不强,但也能勉强看清路。

“你什么时候来的?”她两手背在身后,走在沈终意身边。

“没注意。”沈终意问,“是几点的飞机?”

“九点。”以潇走了几步,“你年……怎么过啊?”

“不过,等你。”男人往前走了两步,把风向挡着。

以潇右手稍稍移了移,握住沈终意的手。

沈终意难得一愣,不过半瞬便用力回握,他的手掌大,把她的手牢牢包在自己手掌里。

“……我尽量早点回来。”她顿了顿,“给你带些小特产,我能带好多地方的……”

“不要,拿着重。”沈终意道,“你把你自己带回来给我。”

以潇笑了:“我比那些特产还重,带不回来。”

“那我就去找你。”

“你知道我在哪么就找我。”

路灯把两人的影子拉得很长,以潇说着,忽然停下脚步,她看着地上的影子,叫他,“沈终意。”

沈终意依着她停下来:“嗯?”

她语气郑重:“明年我会争取一下的。”

“争取什么?”

“争取带你回家过年。”

沈终意眼睫一颤,许久才哑着声答:“好。”

以潇轻轻侧目,失笑:“你不要这幅表情,像被我抛弃的小寡妇。”

沈终意转过头,抿唇,忽而侧身弯腰,在她嘴上蜻蜓点水地啄了一口。

“我当不当寡妇全凭你。”

以潇老脸一红:“……你少占我便宜。”

她醒来时已经是四点半,两人晃了一会就到了五点,已经有早餐铺开门收拾东西了。

以潇问:“一起吃个早餐再走?”

沈终意刚要答应下来,又犹豫了。

“没事。”知道他在想什么,她拉着他的手,转身进了一家米线馆,“我妈和街坊邻居不是特别熟悉,不会知道的。”

两份热腾米线上桌,以潇低头一看,当即就蔫了。

只见米线上放了香菜,许是因为他们是今天的第一笔生意,老板大方得很,香菜几乎都要把下面的肉沫盖了去。

还没来得及抱怨,一只大手便伸来把面端了过去。

沈终意挑香菜的技巧是高中练出来的,学校的夜宵每晚都不一样,只有一份砂锅米线是固定的,以潇也只爱吃砂锅米线。

可因为排队的同学较多,都是后厨做了端出来,所有小菜配食都是一样的,以前以潇自己得挑半天,攻略下沈终意后,每晚只等着吃就好了。

老板娘瞧见了,问:“小姑娘,你不吃香菜啊?”

“对。”

“哎,都怪我,也没问你。”老板娘自然认得以潇,这一片小区的许多住户大多都是她的老客,这小姑娘是里头长得最俏的。“你要早说,我就不给你放了,这样汤里都有香菜味了。还好,你男朋友喜欢吃。”

沈终意听了,嘴上没说什么,手上却挑得更勤快了。

吃饱喝足,回到公寓底下,以潇有些舍不得。

怎么才在一起呢,就要异地恋了。

“沈终意。”她道,“你等我回来啊。”

“嗯。”

“要是出远门,得跟我说一声。”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