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024

马上记住斗罗大陆小说网,这里有诗和远方,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看着沈终意离去的背影, 以潇还有些没回过神来。

手机提示声响起,她拿起手机看了眼,是袁俏, 许是担心她不方便接电话,对方发来的是微信。

袁俏:“潇潇你好点没啊, 我这接到通知说下午休息, 不然我去照顾你吧,你给我发个定位。”

以潇赶紧回:“我好多了,你别担心,专心跟许诺然对戏吧,晚上还要拍夜戏。”

袁俏问:“检查了吗,是什么毛病?”

以潇:“胃溃疡。”

袁俏:“你的胃不是一向健康着么, 怎么吃几天辣就顶不住了……那好吧, 有需要的话立马给我打电话啊。”

以潇关了微信,轻轻叹了声气。

她这毛病估计不是吃辣吃出来的……而是每顿都吃太急了。最近吃完她总觉得反胃想吐,一开始还以为是水土不服,现在想想, 估计早就有苗头了。

正想着, 手机又响了,这回是电话, 刘妍打来的。

“妈。”她接起来, 语气自然, “怎么了?”

刘妍:“你都多久没给我打电话了?就到片场的时候打了个, 后面直接渺无音讯了, 是想气死我吗?”

以潇解释道:“之前不是信号不好么,而且每次下戏都很晚了,怕你在睡……”

正说着,超市的自动门拉开,男人身型颀长,手上提着塑料袋,从袋子被撑出的弧度就知道里面装了不少东西,看起来很有分量,但沈终意握着丝毫不费劲,走路的步伐一如既往的快速。

“你们剧组难道从早到晚都不让人休息的?你就是忘了给我打电话了,不要找借口,以潇潇!”

“……”见沈终意拉开车门,以潇下意识压低了些声音,“行行行,我错了……”

这话带了些撒娇的意味,听得沈终意不自觉皱起了眉,他把袋子往车后座一放,砰地一声关上车门。

“唉哟,这什么声音,你在哪呢?”

以潇轻描淡写道:“跟朋友来一趟超市。”

“什么朋友,这时间你不该在片场吗?”

“……同事。”

沈终意面无表情地扣上安全带。

“哦……对了,我这次打电话来是有事儿要跟你说。”刘妍轻咳一声,“我同事啊有个表弟,五官端正,还是个主治医生,年龄也才三十出头……”

“妈!”以潇赶紧打断她,“我最近这工作呢,你就别给我添堵了。”

沈终意神色稍霁。

“我又没逼你立刻回来,再说了,工作重要还是你人生大事重要啊?”刘妍道,“下个月就是过年了,你们剧组肯定得放假,就定在那个时候了!”

以潇:“大过年的,那人不拜年呀?”

“拜,你们见了面,满意了,你立刻就可以带他回家来拜年。”

“……”

以潇觉得再这样下去不行。

所有亲戚旁支,熟的不熟的几乎都快知道她是个相亲狂魔了!

但是现在沈终意在身边,她也没心思想别的,准备先应付过去,“妈,我这还有事,等我空了再给你打。”

“暖气是不是打低了。”沈终意忽然开口,声音不大,却足以让电话里头的人听见。

“没……”

“等会儿……”刘妍赶紧停住挂电话的动作,然后像是怕被人听见似的,压低声音道,“男同事啊?”

以潇:“……”这沈终意是不是故意的?

最后又被啰嗦了半天,才终于得以挂了电话。

她把手机往包里一塞,问:“现在是要去哪?”

“回剧组。”沈终意语气淡淡。

以潇看了眼时间,提醒他:“才三点出头。”

这个时间回去,完全来得及重新开拍。

沈终意却不为所动,嗯了声,没再说什么。

以潇也没再自讨没趣,车上没有开音响,特别安静。

几滴雨滴打到车窗上,由于车速太快,拖成了一条弧度。起初还是细雨,后面越下越大,车速也随着雨势变低了许多。

“这是第几次犯了?”沈终意问。

以潇啊了声:“什么?”

“胃病。”

“……第一次。”

车子里又陷入沉默。

沈终意刚离开那会,以潇曾经想过,再见到时会说什么,想问什么,甚至还在脑子里给这些话排了个序号。

再后来,她想的就是再见时该用哪套拳法能让沈终意走得体面一些。

最后,日子越过越久,她已经很少再想到沈终意了。导致真正重逢时,她一下不知道该做出什么反应。

许是天气原因,连带着人的心情也变得宁静了许多。

她手肘抵在车窗上,手掌撑着下巴,懒散地看着窗外,问:“沈终意,你当年为什么没参加高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