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023

马上记住斗罗大陆小说网,这里有诗和远方,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当时正拍到发现男女主相遇那一镜, 以潇仍是在沈终意身边坐着,看得认真。

紧接着,突然觉得一丝异样涌到腹部, 刺得她脑袋疼。没等她反应过来,更多痛感蜂拥而至, 疼得她下意识弯了腰。

要不是正在拍戏, 她险些都快叫出来。

这痛感太陌生,她只顾着咬牙,一边手死死按在肚子上,怕耽误拍戏,她挣扎着准备站起来,出去找个地方蹲着缓一缓。

“Cut!”

身边的人忽然喊了声, 紧接着, 手肘被人轻轻撑起来。

“怎么了。”

方才还在认真导戏的人忽然放下了对讲机,正拧眉问着。

以潇来不及想那么多,脱口而出:“肚子……不舒服。”

她疼到连声音都是抽着气的。

沈终意当即丢下对讲机:“先休息一会。”说完就作势要把她搀起来。

以潇愣了愣,立刻道:“我没事, 我出去……缓缓就好……”

话还没说完, 男人似是没了耐心,另边手绕到她身后, 直接桎梏住她的腰, 把她生生架了起来。

今天的拍摄地点在室外, 没有暖气, 所以就算沈终意用了力气, 这么多层布料隔着她也不觉得疼。

两人在大家的注视中走了几步,沈终意很快停了下来,侧目问:“最近的医院在哪?”

“医院得下山,十五分钟的车程,沈导。”小辉最先反应过来,“不然先去药店开点药缓缓?”

“不,直接去医院。”沈终意不容置喙道,“你去开车过来。”

小辉应了声就立刻想往外走。

“怎么了?不舒服?”袁俏已经小跑上来了,见到以潇这样也吓坏了,当即作势就要把她扶过来,“我送她去医院吧……”

“你留着跟许诺然走会戏。”沈终意语气凉凉,“刚刚Cut这么多次还没清醒?”

袁俏:“……”

他们的对话以潇都听得很清楚,但就是没法说话,她都觉得自己下一秒会不会疼晕过去。

模糊中,她被沈终意扶上了车。

她上车时原先是笔直坐着,后来姿势实在不舒服,不断扭着身子换位置。

于是沈终意拿了杯矿泉水上车时,看到的就是她拼命往门把手里钻的场景。

以潇正挣扎着,腹间的疼痛没有丝毫缓解,反而有越演越烈的趋势,她咬着牙,吸了口冷气。

紧接着,温热的掌心覆到了她的脖颈上。

她随着大掌的力道从门把上离开,最后靠到了男人的胸膛上。

“开快点,小辉。”沈终意道。

小辉连忙应好,踩油门的力道重了一些。

好在今天没有雨雪,山路不算难走,不过他还是不敢开太快,毕竟有的路弯弯绕绕的,如果迎面驶来的车子踩了线就很容易发生事故。

以潇额头上冒了不少冷汗,眉心由始至终都紧拧着,看得出非常痛苦。

“哪里疼?”男人的声音从上方落下。

以潇捂着肚子的手下意识用力了些,费尽力气挤出一句:“……不是很疼了。”

沈终意看了她捂着的位置,沉吟半晌,忽然动手开始解她大衣的拉链。

以潇迷迷糊糊的:“你干什么?”

沈终意没答,径直把她紧捂着的手拉开,拉链继续往下拉扯。

以潇脱口而出:“你以为我肚子疼就没法揍人了是不是?”

“是。”

“……”

以潇正要开骂,腹部忽然覆上来一阵温热,紧接着,热源不断往里渗透,稍稍镇压了一些痛感。

男人的掌心准确的覆到了她疼到发麻的地方。

方才因为大衣太厚,她虽然捂着肚子,但一点作用都没有。

沈终意一边手扶着她的脑袋,另边手摁着她的肚子,语气不温不热:“坐稳,别动。”

这动作太熟悉了,以前沈终意犯病的时候,她也曾经用自己的手心去帮他捂暖。

但由于她的体质问题,每逢冬天,手脚都是凉凉的。于是她就只能先用手去握半会装了热水的铁质杯子,再给沈终意捂。

现在想想可真够傻的。

以潇默了默,乖乖躺着没动了。

她不是去咬吕洞宾的那条狗,不会不识趣,加上她的确疼得紧。

半晌,她才开口:“这疼的位置……是胃吧。”

“你那不是有胃药么,拿几颗给我,我吃了后休息下没准就好了……不用大费周章去医院的。”

说完这句话,她在心里佩服自己,连这种时候都不忘去试探沈终意。

“有病去医院,小孩子的常识。”沈终意语气听起来不太高兴。

得,以潇闭嘴了。

半分钟后,男人的声音再次响起,“我已经不犯胃病了,没药。”

以潇闻言,闷闷地哦了声。

原来胃病也可以根治?她高中那会专门查过,不都说是顽疾,没法根治,一有不慎就会复发吗?

百度又骗人。

到了医院,一系列检查完毕后,以潇已经完全没了力气。

医生看着手中的各种检查报告,语气温和:“最近是不是吃多了上火的东西?比如辛辣、油炸等食物。平时用餐时是不是吃得……比较急?”

当然,她吃剧组那辣椒盒饭都吃了快一周了,有的时候还要趁吃饭时间帮袁俏过台词,吃得自然会急一些。

身边,沈终意的面色沉了许多。

以潇半弯着腰坐着:“是吃了不少……”

“嗯,是胃溃疡,不过好在没出血,不算太严重,吃点药就好了。年轻人以后可要注意些,胃要是吃坏了,可就不容易好了。”

就诊完后,以潇坐在开药处旁边的座椅上,等沈终意拿药。

半个多小时过去,疼的狠劲已经过去,现在已经好多了,不至于连坐都坐不稳。

沈终意这身高,站在排队队列中就是鹤立鸡群,加上长得好,成功引起一阵小骚动,以潇甚至还听见自己身后传来了偷拍的咔嚓声。

沈终意拿到药后没急着过来,而是绕到旁边,先打了杯热水。

然后一起放到她手边:“吃药。”

“……谢谢。”以潇拿起药片,按照医嘱一颗一颗把要服用的药量挤出来,“我这已经没什么事了,不然你先回去继续拍摄吧?我一会舒服点再自己回去。”

沈终意没说话,盯着她吃完药后,把药全收回了袋子里。

“能站起来吗?”他问。

以潇愣了愣:“……能。”

不知道对方想干什么,她跟在他身后一路走出了医院。

医院停车位不好找,小辉刚等到一辆车离开,好不容易停好了车,结果打沈终意电话没人接,就在外面站了大半天。

见他们出来,他赶紧迎了上去:“以潇姐,你怎么样?”

以潇扯唇笑了笑,脸色还是苍白:“已经没事了,让你特地跑一趟,不好意思。”

“知道回去的路吗?”沈终意打断他们的对话,看着小辉,问。

小辉啊了声:“知道……”

“你去找辆车先回去,通知剧组,今天下午休息。”沈终意语气自然,说完之后,摊开手,“车钥匙。”

以潇一愣,忙道:“没事,我可以回去了……”

她的挣扎没起到丝毫作用,小辉交出钥匙后,立刻离开了。

“在这里等着。”丢下这句话,沈终意大步朝停车场走去。

上了车,以潇不解地问:“我们去哪?”

沈终意没回答:“安全带。”

十分钟后,车子停到了一家大超市面前。

“你在车上等我。”

以潇赶紧道:“我跟你一块下去。”

沈终意侧目,没说什么,而是兀自倾过身子,抓住她刚解开的安全带,径直又扣了回去。

他语气强硬,不容置喙道:“等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