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阵开

马上记住斗罗大陆小说网,这里有诗和远方www.douluodaluxs.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那道黑影挣扎着颤抖了许久,终于还是在林桀哗哗的眼泪中,伸出了像手一样的一片阴影,努力抬了抬,停留在林桀的头顶,犹豫了很久,却终于还是没有落下去。

它就那样和林桀的头发隔着一小段距离,凭空轻拍了两下。

一旁余贤探头朝空间裂缝中看了一眼,而后不得不催促林桀道:“小林子,轮回不等人,这阵可谓半个反天道的禁阵,开久了你姐姐可就入不了了!”

林桀看了眼那个空间裂缝,又看了看面前连人形都十分模糊的黑影,满脸的不舍。

但是毕竟这事不能拖,最后还是君宵十分干脆一挥衣袖,将那道黑影招了过去,瞥了林桀一眼后,抬手在那黑影额中点了一下,而后将它送入了裂缝的轮回道中。

最后一道黑影一进去,君宵立刻抬手做了个收势,那道眼睛一样的裂缝就那样忽地合上了,半空恢复成原本的模样,有风有飘过的叶子,再也找不到一丁点儿那裂缝的痕迹。

见林桀还傻傻地盯着那一片虚空发呆,余贤抬手在他眼前招了一下,道:“君宵小子方才在你姐姐的额心点了一指,转世之后便于寻找,到那时你可以去看看她,也算了个生能相见的心愿。”

他说完这话又抬袖轻描淡写地一挥,笼罩着那邪木的法阵便彻底消了。

法阵中原本应该是邪木所生长的地方,变成了一截枯瘦干瘪的细枝,在风中颤抖了片刻之后,突然爆裂,散成了齑粉,在空中氤氲起了一片尘雾。

在尘雾乍起的那一瞬间,笼在天上的滚滚乌云顿时更为阴沉,闪电雷鸣像是昭示着什么似的,非但没有减小的趋势。反倒越来越骇人,一道道劈落在密林间,劈毁了一片又一片的老树,惊得整个地面都一阵接一阵地震颤着。

那震颤连接着地底根基,似是有滚滚闷雷在黄土之下也滚了一遭似的,大有一种要地动山摇的架势。

万潮谷之外,恒天门秘境入口的祭台之上,各门派的掌门长老坐在四道门之间,一边静候着各派弟子归来,一边聊着现今的发展门派状况,维持着表面上的平和有礼。

他们也不是第一次举行这样的试炼大会,对于各门派弟子会在什么时候开始陆续从万潮谷出来,心里有个大致的估算,照以往多次的经验来说,一般头一个不是恒天门的也是青云门的弟子,偶尔有几次少阳派占了鳌头,其他门派登顶的次数少之又少。

而第一拨出来的弟子一般不会多于五个,但也不会少于两个,十有*是在太阳刚有些西斜的时候从门里出来。

少阳派的人说话做事一向比较坦荡直接,不像恒天门和青云门那么喜欢端着,少阳的长老在聊天间隙看了眼正中案台上的香,又看了眼太阳,道:“看来差不多了。”

这话一落,大多门派的注意力便落到了东西南北四扇门上,唯独占了大半头筹的恒天门气定神闲的样子,又和青云门的掌门说了几句,这才缓缓将目光移过去。

果不其然,正如少阳派所预料的,没过多久,白虎门那里波光一闪,三个身着青云门弟子服的少年相互扶持着出来了,一出来就立刻站直身子冲众门派长辈行了个礼,刚要开口说几句门面话,就感觉地下一阵晃动,震得人几个毫无准备的少年一个踉跄。

祭台上一众掌门长老倏然皱眉,猛地从座位上站起来。

不是他们大惊小怪,而是晴空万里的恒天门上方,乌云骤起,大团大团地聚拢过来,将整个恒天门都笼了个严严实实,一看就是要出事的征兆,而且还未曾合严实的白虎门内,泄露了一些妖邪之气。

那妖邪之气并不寻常,当中除了浓郁的煞气和怨气,还夹杂着浓得惊心的灵气,简直比各门派灵气最足的那些地方漏出来的还要浓郁。

其他门派心里惊疑不定,搞不明白恒天门万潮谷内能有什么有这么冲的气息,但是恒天门的掌门长老心里却门儿清。

在嗅到那股子气息的一瞬间,恒天门众人心中俱是“咯噔”一下,因为那股子味道他们再熟悉不过了——

每回血兽养成,送入三清池献祭之后,有很长一段时间,三清池周围会一直弥散着这样的味道,那是血兽和三清池内冰魄混杂在一起的味道。

一时间,恒天门几位长老迅速对视了一眼,而后齐齐看向掌门,其他各门派的人也都将目光投向了恒天门。

恒天掌门脸色冷到了极致,皱着眉盯着那刚合上的白虎门——在场没有人比他更清楚万潮谷内的布置了。

理应只有恒天门的弟子和玄微长陵的弟子会碰到血兽,而毫无疑问,那些弟子被九杀阵引到血兽面前必然是没有还手的余地的,更别说伤到血兽了。

可如果不伤到血兽,那种味道根本就不会蔓延开来,别说白虎门了,就是打开朱雀门都不应该闻到密林深处的血兽味。更何况那血兽味中还夹杂着冰魄的气息!

他虽然令人把冰魄和万潮谷的密林连在一起,说是以防万一留个清理漏网之鱼的后手,但是不管是他还是恒天门各个长老心里都清楚,那万一说干脆点根本不可能出现!如果那些弟子能灭到血兽,到冰魄面前,那也不用再他恒天门里呆着当个不出名的小人物了!

恒天掌门和各个长老心怀鬼胎,正各自琢磨如何让其他门派的人不起疑心,却感觉脚下又是一阵山摇地动,大有要震毁整个祭台的架势!

震动还未平息,就听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四扇门中荡漾起水波一样的涟漪,而后越来越明显,越来越激荡,几乎要掀起千层浪一样。在浪头起来的那一瞬,就听四声震耳的炸裂声接连响起,回荡在整个祭台之上,余音还未萦绕开来,就见四扇门轰然倒塌,无尽的妖邪之气裹挟着极其强劲的灵力从四面直扑过来。

同一时间,万潮谷密林深处,邪木化作的齑粉形成了一片朦胧如磨砂玻璃一样的尘雾,浮散在空中,就像是一道凭空而起的屏障。

君宵和余贤皱了皱眉,几乎是同时抬手,两道剑光自上而下将那屏障劈作两半。尘雾被搅散之后,就像是打开了某扇肉眼看不出来的入口,那尘雾之后不再是之前众人看到的密林叠嶂,而是一片巨大的明蓝色湖泊。

“怎么突然多出来一片湖?”有小弟子诧异地叫了一声,引得所有不知情的少年都睁大了眼睛,纷纷盯着那嵌在地上的明蓝色湖泊看,就连林桀和孟析也不例外地表现出了诧异。

只有认得那东西是什么的余贤和君宵面色凛然,抬袖将所有探头的少年猛地扫到了身后,沉声警告:“别动!那可是要人命的东西!”

“要人命?”见识过君宵和余贤的能耐,这些鸡崽子毫不犹豫地为他们马首是瞻,让往东不往西,说什么就是什么。纷纷识相地呆在两人身后,不再探头探脑,只是依旧有人满心疑惑,“难道又是个跟刚才那巨树一样的邪物?!”

提到刚才的邪木,在场所有的鸡崽子不约而同打了个寒战,谁知却听余贤开口道:“当然不,这比那邪木难对付千百倍!多少大能葬身在它上头,就是你们掌门来了也不够它填肚子的!”

一听这话,鸡崽子们瞬间惊成了一排木头鸡,一个个瞪着眼睛话都说不出来了。

各派掌门来了都对付不了,那得是多逆天的邪物!

他们还没来得及搞清楚状况,就听山呼海啸一般的声音骤然响起,整个大地开始不断震颤,轰隆隆的声音犹如一条地龙在脚下翻滚游走,四周的密林突然刮起了狂风,风力之大,生生刮断了一片又一片枝干粗壮的老树,那风就是从那片明蓝色中凭空生出来的。

它就像是一个巨大的漩涡,拼命地吸食四周的密林,以及里头可能存在的一切东西。

无数老树在断裂的瞬间,都被卷进了漩涡中,落在了那块明蓝色的冰魄上,在碰到那冰魄的一瞬间,就瞬间枯萎老死,像是被吸干了所有精气。

一整片密林,万千树木,几乎在顷刻间就被吸了大半过去。

无数断截的枝干在空中绕着冰魄高速旋转着,就像是以冰魄为风眼,平地乍起的龙卷风。

天上笼着的黑压压的乌云也被带着在冰魄上方形成了巨大的旋涡云,电闪雷鸣都被聚拢到了那漩涡云的中心,一道道朝下劈着,每落一道在那冰魄之上,就会顺着冰魄给它笼上一层玄雷电网,而后在四周蔓延开来,所过之处,地面纷纷裂开叶脉似的幽深缝隙。

君宵余贤两人二话不说,给身后的一群鸡崽子落下三道禁制,堪堪将他们笼罩在其中。

可这禁制落下的瞬间,君宵只觉得手里一直紧抱着的白柯突然剧烈挣扎起来,而后陡然化作一阵金光,直奔那冰魄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