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争执

马上记住斗罗大陆小说网,这里有诗和远方www.douluodaluxs.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不,等我再仔细想想……我想想……”胖姨念叨了两句,声音渐渐低下去,而后便没了声响,陷入了沉默中。

这一沉默就沉默了好久,久到众人简直快以为她已经睡着了的时候,她的声音再次响起来,语气里带着迟疑:“有一回他帮我修花枝的时候,好像语焉不详地说过几句七星丹的用途,说是完全没有灵力的人用这个直接爆体而亡,但是有修为的人,修为越浅显的好像影响越小,修为越高深的越大,初服修为灵力翻倍,而后过多久来着,就会经脉逆转,气血倒行……总之就是什么都反着来吧,差不多这个意思。哎……可惜药鬼早已不在,不然直接去问他那是再清楚不过了。”

“诶?如果这七星丹彻底炼成了是这么个功效,那么之前一百年从丹炉里出来的时候也算个半成品了吧?”林桀想了想,拍着心口庆幸道,“半成品在性质上跟成品不说完全一样,至少也已经有点相似了吧?那这么说来还真是幸好小白之前没修行过,不然修为越深影响越大,那不就更糟!”

“先前恒天掌门曾说,在此之前所找的阴年阴月阴时生人都爆体而亡了,看来便是这个原因了……”余贤看了白柯一眼,叹道:“还真是万幸。”

白柯倒是没什么劫后余生的感觉,他还在琢磨胖姨说的话:“胖姨说,养药的时候最好辅之以提灵的丹药,又说修为低的人影响小,修为高的人影响大,再加上我之前无意间咬破舌头后体内七星丹疯狂吸血的情景……我觉得或许这七星丹吸的不是血,而是灵气?修为低的人比如像我这样的,七星丹几乎在我体内汲取不了多少灵气,所以一直没什么动静,只有在我吞了恒天门给的金丹后,才会有反应,那是因为那丹药提升了我体内的灵气,于是七星丹就活跃起来了。但是他汲取的终究是那金丹带给我的附加灵力,所以对我本身没什么伤害,而且因为灵力有一定的提升,所以我的伤口好的比较快?”

君宵点了点头,接话道:“而修为高的,七星丹则一直处于比较活跃的状态,源源不断地从人体内汲取灵气,辅助的丹药提升的那么些灵气相对修道者本身就已经丰沛的灵气来说,反倒成了蝇头之肉。这样一来,倒确实是修为越高,伤害越大。”

林桀发现新大陆般一拍手掌,叫道:“那这么说来,如果养药的这人修为极其高深,那么或许用不着八十一年,便可以结丹了!”

他刚叫完,就发现众人,包括白柯,都直直看向他,眼神不太像是夸赞,倒像是无语。

“额……”很快他也反应过来,他这说的简直就是废话。

如果养药的人修为极其高深……问题就在于养药的白柯修为根本就没多少,就算在秘境中勤加修习,短时间内也不可能暴涨。

“不过——”君宵沉吟片刻,突然开了口,目光转向白柯,乌沉沉的眸子几乎深不见底:“也不是完全不行,我这——”

他话还没说完,就被余贤喝断了:“胡闹!”

君宵头也不回,道:“没有胡闹,我这一身修为本就是师承于他,现在还给他我也无甚可惜的。”

余贤脸都黑了:“你忘了以前这么做的人是什么下场了?!你忘了修为暴涨的那个人又是什么下场了?!可有一个得了好处的?!我看你是彻底昏了头!”

认识余贤这么久,他在众人眼中一直是个整天没什么正形的人,一副悠然自在的样子,正如他自己那秘境的名字一样——“逍遥”二次在恰当不过。众人还从没见他这么认真地黑脸过。别说白柯、林桀他们,就连君宵,在印象中,也翻不出几次这样的回忆。

看来这件事确实戳到了余贤一直以来释怀不掉的某些过往。

他这一气,周身威压一下子就散出来了,修为高一些的诸如胖姨他们都有些噤若寒蝉,大气不敢出,修为低的比如林桀和白柯,已经有了耳鸣胸闷的感觉。

“行了,咸鱼师祖……”君宵语气软了点,倒是莫名有几分他小时候的样子。他周身的威压也漾开来,正好同余贤的相抵,众人顿时觉得压在自己身上的气劲陡然一松,这才赶紧透了几口气。

林桀默默揉了揉嗡嗡了好一会儿的耳朵,顺带爪子闲不住也给白柯揉了揉。

白柯:“……”

“我没昏头。”君宵摇了摇头,“师妹的下场我记得,那下场落到我身上,我也同师妹一样不在乎。至于师弟的下场……”他指了指白柯冲余贤道:“他和师弟不一样。”

“怎么不一样?!你存心想气煞我!”余贤一听他开口气更大,威压更甚:“邬南那小子是人!他也是人!只要是人他就一样!你不怕他也变得疯疯癫癫人不人鬼不鬼的你就放手做好了!等你们都没了,就剩我这老匹夫一个!我就彻底清净再不用操心了……”他说道最后,声音一下子苍老起来。

仿佛他这副鬓发苍白的年迈模样不是幻化成的,而是真的一样。

不过他也确实,看了太多生死离别了,身体没老,心也早就老透了。

这气氛突然就沉重了许多,让在场的众人都跟着有些难受起来……

“师祖——”君宵沉默半晌后缓缓刚开口。

“别叫我!”余贤一甩袖子:“我不听!”

君宵:“……”

刚松了口气,又新一轮威压被闷下去的众人:“……”还让不让人好好喘气!

“你忘了七星丹了么?”君宵干脆直奔主题,而且明显加快了语速,免得又被余贤一个“闭嘴我不听”中途打断:“他跟师弟最大的区别就在于他体内有七星丹。师祖你这是因为当年的事情对这种行为太过敏感,导致你将全部注意力都放在传导修为本身上,而忘了我将修为传于他的目的。”

见余贤愣了一下,没有立刻反驳,君宵接着道:“师弟当年是因为修为只进不出,瞬间暴涨,身体难以承受,导致周身气劲混乱,迷了心智,走火入魔,才会是那般结果。可他体内有七星丹,我传于他的修为灵力不过是将他作为介体,我传功的同时,七星丹也在他体内汲取着修为和灵力,自然不会出现你担心的那种结果。”

余贤脸色依旧不好看,张了张嘴,但是又确实无从反驳,最后僵了半晌,道:“那你呢?!你把修为灵力全传于他,你剩什么?!”

君宵忽地就笑了:“我这条命都是他的,修为算甚么?”

“你们……”余贤想了想,臭着脸气道:“你!还有你那师弟师妹!怎么一个比一个死心眼呢?”

君宵继续微微挑着一边嘴角没反驳。他不笑的时候,周身气场极为沉肃,很沉沉的,威压极重。但是他偶尔笑起来的时候,乌沉沉的眸子会亮起来,居然显得有些坏。

余贤仿佛又看到了当初那个丁点儿大就爱作死,耍起赖皮来抱住大腿就不撒手,死不要脸得逞后笑得一脸坏相的棒槌。

“不过——”余贤再次开口。

“又怎么?”君宵以为这老爷子在脑子里转了两道弯又要反悔。

结果却听余贤道:“这种事,有我这个师父在,哪来你这个徒弟插手的份?一边儿去。”他光说还不过瘾,还抬手扒拉着君宵,把他挤到旁边去了,所谓的道骨仙风是一点儿没有,幼稚倒是满得快溢出来了。

“……”君宵抽了抽嘴角:“师祖,差辈儿了。”

“去!”余贤白了他一眼,“我说我是他师父!你是他徒弟!那么大个头,装的脑子只有胡桃仁大吧?!话都听不懂?烦人!”

“……”脑子只有胡桃仁大的棒槌君宵觉得自己这师祖真是几千年如一日的混账,于是教出来的徒弟外表是个高冷之花,内里也是个混账,徒孙自然更不能落后了,一代得比一代强嘛,于是他开口:“师祖,你还是算了吧。就你这三不五时毫无预兆散个功的体质,传功传一半的时候散了,可就真玩大发了。”

余贤一口老血简直想喷君宵一头一脸:“……”我当初怎么就净捡这种货色回玉生门呢?!捡回来干嘛呢?!给我添堵让我折寿吗?!那我不如活腻味了自己去跳南海呢!早知道捡回来这么个玩意儿我就把手剁了,一了百了!

君宵见余贤无话反驳,便点点头道:“那就这么定了罢。”

“等等……”一直没有插话的余地的白柯这时候终于找到了开口的机会,“听说我是你们讨论的当事人之一吧?你们就这么定了,都没人问问我的意见吗?”

余贤和君宵回头:“你什么意见?”

白柯淡淡道:“我不同意。”

余贤:“……”

君宵:“……”

片刻之后,屋里其他围观的无关人士被请了出来,关门前,君宵面无表情地冲院子里的众人道:“抱歉,你们忙你们的,我们有话得好好谈谈。”说完“咔哒”一下关门落锁。

林桀眨巴眨巴他那双铜铃般的大眼,又看了看抱着芍药花盆的粽子和铁扇,半天憋了一句:“我觉得我刚才好像听到了很多了不得的事情……”

芍药花晃了两下:“我也觉得信息量好大的样子,一时有点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