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冰魄

马上记住斗罗大陆小说网,这里有诗和远方www.douluodaluxs.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恒天掌门闭眼思索了片刻,然后伸手朝林桀师父的方向点了点,道:“鸿贤,你带人去桃花苑那一带找一找,有合适的就带回来,手脚干净点。”他顿了一下,又补充了一句道:“挑些机灵点的弟子,别再像上回那样了。”

鸿贤长老面露愧色,点点头道:“那是当然。”

一旁的白胖长老问鸿贤道:“对了,说起来,你那两个徒弟还不曾找到?”

鸿贤皱着眉:“嗯——放出去的搜灵兽至今未曾找到那两个人的下落。其中有一只一直在市西南那一带转悠,我怀疑……”

掌门一听便睁开了眼:“那一带附近有残留的斗法痕迹吗?”

“问题便在于没有。”鸿贤苦着脸,“我放出神识过去探了两次,不曾感觉到一点斗法的痕迹。”

掌门沉吟了一会儿:“那便麻烦了。”

“对啊!”白胖长老道:“你那两弟子我也不是没有见过,不像是会在外头胡闹几日不归还不留个音讯的人,况且连搜魂兽都遍寻不到,要么是去了一些下了高级禁制的地方,要么便是……凶多吉少。如果是被人带走或是被人杀了,那两个也不会任人宰割的,怎么着也会留下点斗法的痕迹。可此时一点痕迹都寻不到,那便只有一种可能了,那个对手和他们悬殊太大,下手时他们毫无还手之力,连斗都来不及斗。”

鸿贤也想到了这个问题,只不过此时听人这么明晃晃地点出来,还是煞白了一张脸:“毫无还手之力……那得、那得是什么境界的?我那俩弟子不说境界多高,比起掌门门下的自然不如,但在门派内同辈弟子里也算不落人后,放出去和其他门派的同期弟子比,也能排上号。不说别人,就算我亲自动手,他们抵抗个三时五刻也不成问题……要说毫无还手之力,那怕是、怕是对手的修为境界不比掌门师兄你低多少。”

掌门的脸色不太好看。

周围几个长老的脸色自然更是精彩,都纷纷低头不再言语。

“不比掌门低多少?”洗墨池边站着的白柯嘀咕了一句,默默扭脸,心道:真有自信。

林桀望天。曾几何时,在他眼里,掌门几乎是修道的至高境界,难以逾越。结果现在碰到了君宵和余贤,他才发现,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大能居然还能扎堆儿出现。

白柯和林桀依旧盯着洗墨池,只见那掌门沉默了一会儿,开口接着鸿贤的话道:“不一定比我低,在我之上也说不定。”

“在你之上?”一旁一个长须及腹的长老道:“掌门师兄,这玩笑可开不得!”

“对对!可开不得!”白胖长老摆手,“不是我们夸大,这现今的门派,掌门大多是门派内修为最高的。除了长陵他们那几盘散沙。青云门卜元辰和掌门师兄你差了一阶,至今闭关未出,看来是未曾有什么突破的。其他门派更是不用说,非要论起来,也就是少阳派的谢剑能勉强与掌门师兄你比肩。除开这两个,道中便找不出第三个了。”

“那你倒是说说,这两个里面,谁有可能是动手的那个?”掌门瞥了他一眼。

“这……”

白胖长老半天也没吐出个下文。

“都有可能,又都没有可能。”鸿贤接道:“咱们炼制七星丹的事情,虽然是绝密,但这百年来没少搜罗珍奇材料,他们听闻一些风声也不稀奇。众所周知,我恒天门炼制丹药是一绝,卜元辰正在闭关中,如果迟迟未有突破,青云门虽有代掌门,但总这么群龙无首也不是个事。想借助我派丹药也不是没有可能。至于少阳派,虽然掌门谢剑可算得上当世第二人,风头甚至胜过卜元辰,但是少阳整个门派比起我派和青云门还差了一截。或许他们也想探索丹药的方子,以提升整个门派的实力。这样看来,他们会动些心思也是有可能的。不过——”

鸿贤还没说完,白胖长老就摆摆手道:“那这也太明显了。这情况稍加分析就能联想到他们头上,做得这么没有遮掩,不像他们的风格。”

“当世第一人……”掌门低声吐了几个字,然后背着手转身,抬眼看向那尊披着兜帽被遮住了容颜的雕像,道:“你们安逸久了,已经自大到这种程度了?”

“怎么?”几个长老俱是一愣。

“你们忘了,除了三门六派……还有那十二秘境的主了?”掌门轻声道。

“十二秘境?”鸿贤眨了眨眼,道:“恕我愚钝……这十二秘境现在还剩几个是有主的了?”

“当年那事……十二秘境里的那些个大能,折进去不少吧?”白胖长老掐着指头:“我虽然不曾亲历,但是听闻的也不少,非死即伤,还有全乎的吗?算算到现在,都将近四千年没动静了。”

“可如果——”掌门声音越发轻了,轻得几位长老都有些毛骨悚然:“如果当中的某位又出来了呢?”

几个长老同时倒吸了一口冷气:“那、那就——”结巴了半天,愣是没憋出下文。

掌门似乎被他们的反应逗乐了,极轻地笑了一声,然后回过头来:“不过我倒也觉得,这可能性太小了。”

几位长老:“……”

白柯抽了抽嘴角:“你们这掌门拿长老捏着玩儿啊。”

林桀僵笑两声:“我刚才看到我师父手都抖了。不过他们也确实想多了,十二秘境里还剩的那些个,哪个不是几近成仙的存在,对我们来说就是神,就算受伤闭关千年不出,那也是神!他们要是出来了……”

白柯偏头看他,就见他一脸神往地道:“不知道能不能要个签名。”

白柯:“……”*脑残粉啊!

再看那恒天殿内,掌门似乎吓够了几个长老,又把话题扯回到了正题上:“罢了,就算那些个大神出世,我们也不是全无抵抗的办法。先办好眼前的事要紧。鸿贤你即刻就去。至于鸿钧、鸿泰……”

掌门一一看向白胖长老和长须长老:“你们今晚去谷内再下一道禁制,这紧要的关头可不能出什么岔子。”

“鸿德。”掌门看向最后一个长老道:“你去把通往后山的路封了,以免门派内有弟子不懂事乱闯。”

四位长老纷纷领命,而后齐齐抬头看向掌门:“掌门师兄你难不成又要……”

掌门还未等他们说完便点了点头:“嗯。”

白柯和林桀差点一口气没上来:又不把话说完,这都什么毛病?!

结果片刻之后,掌门却又轻轻开了口,补上了那后半句话:“我再去一趟望天崖。”

说完便摆摆手让那些长老散了。

林桀听了掌门的话,眉头便皱了起来:“望天崖?”

白柯道:“怎么了?”

“望天崖不是已经没有了么?”林桀一脸疑惑,“我曾经抄书的时候,看到记事里写过,那原本是我派的第一高峰,修为稍差一些的人都不一定能顺利上峰顶。在那山崖之巅,关着当世的一个大魔头,而后魔头身死,望天崖也跟着一并毁了。所以现在的恒天门根本就没有望天崖啊!”

“你确定?”白柯听了他的话,也觉得事情似乎越来越复杂了。

“原本我还是确定的。”林桀道:“因为我还曾经问过师父,师父也是这么告诉我的,门派内其他师兄弟也都这么以为。可是现在……看来并不是这么回事啊。”

“那山崖之巅关着魔头?”白柯皱着眉:“如果望天崖没有像那记事所说的被毁了,那魔头会不会……”

“不会吧?!”林桀觉得这个可能性有些吓人,尽管他不知道那魔头是什么人,但想想也不会是什么好对付的。

“不然掌门上望天崖去做什么?”

“……”林桀皱着眉半天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

结果就见洗墨池里,恒天掌门又召了个人进来。

那人面容白净,身材修长,倒是有副不错的皮相,不过那表情时时刻刻透出一股子骄横,十分讨打。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被白柯和林桀视为恒天门一大缺心眼儿的掌门亲传弟子,秦河。

秦河进了殿倒是收敛了傲气,他恭恭敬敬地冲掌门作了个揖:“师父!”

“嗯。”掌门点了点头,“召你来也没别的什么事,只是让你去通知西园那新入门的弟子,从今晚起,他不必再去三清池了。”

“哦?”秦河似乎有些不解,“为何突然……”

“不用问那许多。”掌门摆了摆手,“你也是,通知几个师兄弟,近期别去后山。最近三清池灵力不稳,一旦生变,不是你们能承受得住的,一不小心还可能丧命。”

“弟子明白。”秦河又行了个礼,而后跟掌门说了一声,便退了出去。

白柯心思一动,道:“看来他们之前所说的那东西……极可能是三清池里头那块冰魄?”

“十有□□。”一个声音突然横□□来,吓了白柯他们一跳。

他们回头,就见不知什么打完了的霍君宵和余贤正走过来,显然在切磋的时候,也不曾忽略这洗墨池里的动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