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回忆

马上记住斗罗大陆小说网,这里有诗和远方www.douluodaluxs.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霍君宵默默地抬头望天,那表情仿佛下一秒就要去渡天劫似的。

他在心中腹诽了作弄人也不打声招呼的老天爷五秒,然后放下抱着的手臂,站直身体,低头垂眼看着白柯,表情恢复了一贯的淡定深沉,伸手拿过白柯一脸嫌弃地拎着的那本古籍,道:“走吧,我一字一字地教你。”

接着十分自然地揽过白柯,大步流星地进了屋子。

屋外,伏在竹制的矮案前抱着另一册古籍的林桀一脸“卧槽”地回过头去,冲着屋内君宵的背影道:“师父!我也不会!小灶加我一个!团结才是力量!共同学习乐趣无穷!”

回答他的是“砰——”的一声关门声。

林桀:“……”能把那木门关出这么脆的声音,师父也蛮拼的……

接着君宵冷冷淡淡又不失严厉的声音透过那一格花窗传出来:“十年的书都读进花生米肚子里了?日落前看不完,明天加罚,没得商量。”

躺在云竹下午睡的花生米默默抬起威武雄壮的脑袋,眯着眼睛看着那门户紧闭的屋子,从鼻子里哼了一声,大脑袋又“咚”地一声落回交叠垫着的前爪上,呼呼睡过去了。

林桀:“……你这么偏心你师父知道吗!!”亏不亏心!

君宵:“知道。”

林桀:“……你这么凶残你师父知道吗!!”

君宵:“他当年对我比我对你还凶残。”

林桀:“……”

进了屋的白柯再次一脸微妙:“……”

拎着酒壶不知道从秘境哪个角落晃荡回来的余贤“咣”一声把酒壶放在林桀的桌案前,袖着手盘腿坐下,道:“看着那小破屋子发什么呆?啊?门上开花了?偷懒最要不得,来,我看着你学!日落之前看不完这本让花生米把你嚼吧嚼吧当加餐信不信?”

林桀:“……”凶残这种东西果然是一代传一代!师门爱这种东西果然都是书里才有的!

进了屋的君宵一拂袖,原本的石桌石凳便没了踪影,取而代之的是花窗前的一张桌案,以及桌前的两张椅子。

白柯一边朝桌案边走,一边回头看了眼关上的门,道:“就这么把林桀关在外面,会不会不太妥……”

君宵面无表情头也不回,嘴上淡淡道:“太糟心,眼不见为净。”心里却默默琢磨着:读书这么别有一番雅趣的事情,自然是两人就够了。

可见,这货某种程度上也是深得他师父上辈子的真传,不装逼毋宁死。

他将古籍放在桌案上,拉开椅子让白柯坐上去,而自己则侧身坐在一旁。那副姿态,颇有几分家长督促孩子读书的架势。

白柯有点别扭地动了动,他长这么大,还没被人以如此近的方式教过,就连胖姨给他单独开小灶,也是隔着一张方桌,面对面。

这桌案君宵大概略有些嫌矮,但对白柯来说正好,也不知他这随手一变变出来的是什么木料的,只觉得黑棕色的案面古朴厚重,隐隐有股极为浅淡的香气,让人心神安宁。

雕着仙鹤竹叶的花格木窗外是婆娑的云竹叶,再远一些,是一株极为高大粗壮的花树,具体是什么花白柯并不认识,只觉得一小簇一小簇的白色花团星星落落半遮半掩地隐在枝叶之下,随着秘境里悠然的风,时不时飘落些零星的花瓣下来,落在窗格间,倒是十分雅致。

这样的景色别说普通人,就是在白柯眼里,也很是有种安逸宁静的味道。

即便是只字不识的白柯,在这种氛围下,看着桌案上翻开摆着的古籍,也少了几分嫌弃,那些鬼画符似的字也都变得美了许多。

霍君宵活了五千多年,大概从来没有如此耐心地教过人识字,却丝毫不觉得烦闷,反倒是前所未有的心满意足。

他看着白柯伏案的清瘦侧影,听着外头林子里依稀的鸟鸣,心底一片温柔宁静,千年前的前尘往事纷至沓来。

那时候他未入玉生门下,还住在自家府宅里。他爹霍大将军亲自给他们两兄弟挑的西席,是个满腹经纶却并不酸腐的夫子,讲文也讲兵。

他小了凌云五岁,两人虽然跟着同一个夫子,学的东西却大不相同,夫子对他们的方式也不一样。

霍凌云从小就规矩听话,稳重自持,小小年纪颇有他爹的气度,尤其对兵书感兴趣。夫子教他的时候省事省力,十分轻松。

而君宵却不同,他从小就是个混世魔王的性格,既不像他温婉贤淑的娘,也不像他一派正气的爹,上房揭瓦招猫逗狗揪胡子拽辫子无所不为,那叫一个皮。夫子天天吹胡子瞪眼,拖着自己芦柴棒棒般瘦弱的身体追着君宵讲课。

也亏得这夫子讲东西并不枯燥,不然君宵大概更是要皮得昏天黑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