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初雪

马上记住斗罗大陆小说网,这里有诗和远方www.douluodaluxs.com,若被转/码,可退出转/码继续阅读,感谢支持!

防盗章~购买比例不足可能要等几天才能看~还请大家多多支持~  名头亮了, 便也有人盯上她, 想顶替陈文隽这个没用的草包, 和她合作。

那日找到她家去的那个商人便是其中之一,此人姓金,原本是在南方做妆品买卖的。这最近刚一进京,正赶上全城疯抢芙蓉粉, 便开始留心制香的人到底是谁。

陶枝不太喜欢别人直接找上门来。那金老板看着和气,但交谈下来,陶枝发现此人实在太过重利, 光是听说她把芙蓉粉压价到十两就连连摇头, 直说把方子交给他的话, 他能让价格翻十倍不止。

话谈不拢,陶枝也就没放在心上,没想到那金老板还挺执着,后来又拜访了好几次, 陶枝不胜其烦。

这天陶枝正在家准备着用料。按她上辈子的记忆,下一个广为流传的妆品约莫是在年后开春之时,一种颜色很独特的口脂,眼下时间尚早。

于是陶枝决定继续改良芙蓉粉。眼下入了秋, 北风越吹越大,是皮肤易干的季节,她打算加入香露调制, 即使不用她的右手, 也能达到润肤效果, 如此妆面也会维持得更好。

她正翻着相关书籍,院门忽地被叩响,问一声,又是那金老板。

陶枝先把桌上摊开的书籍、原料都收回屋子里,然后才去开门,无奈地叹口气:“金老板什么事?”

“上次说的事,姑娘考虑得怎么样了?”金老板见她没有请自己坐坐的意思,面上也还是和气的,“您若是到我的牡丹庄来,我们必以贵客之礼相待,酬劳方面也绝不会亏待您!”

陶枝一阵头疼,这事金老板已经说了好几回,但她坚持要做自己的妆品,到了牡丹庄却成了那儿的香师,远不如在香居自由。

她实在不愿,干脆把话说死了:“我就和您明说了,芙蓉粉是我的心血所在,本就不会轻易与人分享。况且我也暂时不愿与人共事,以后还请您不要再来了。”

金老板脸色一沉,随后又换上和气的笑容,眼中精光一闪:“姑娘不再考虑考虑?”

陶枝摆手:“不必了。”

“既然如此,那便打扰了,”金老板退后一步,淡笑着拱手,笑容莫名有些意味深长,“希望姑娘以后不要后悔。”

金老板走出那条窄巷,脸上的笑容立刻消失不见,横肉耷拉下来,显出了原本的凶狠。

候着的伙计走上来,低声问:“掌柜的,那女的怎么说?”

金老板冷哼一声:“一个娘们儿,不识抬举。”

伙计:“那怎么办?”

“怎么办?”金老板冷笑一声,眼中一片狠意,“她想做也得做,不想做也得做!把人给我盯住了!”

皇帝金口玉言,叫他不必出面,程漆便难得清闲。

进武馆校场晃了一圈,学徒纷纷来挑战他,一炷香的功夫,横七竖八躺了一片。

边儿上只还立着之前那个虎头虎脑的小学徒,瑟瑟发抖地看着他。程漆一扬眉:“来练练?”

小学徒约莫是觉得受到了侮辱,“嗷”的一声就冲了过来。程漆懒洋洋地站着,在他冲到跟前的一瞬间才出了根手指,在他脑门一弹,脚下轻轻一勾,小孩儿就屁股着地摔了个结实。

人都摔懵了。

大眼睛眨巴两下,忽然呜呜地哭了起来。

程漆:“……”

这怎么还打哭了呢。

“那什么,”程漆紧了紧护腕的系绳,咳了咳,“别哭了,吃糖吗?”

小学徒呜呜地捂着脸,崩溃道:“我的好兄弟背着我和我喜欢的姑娘好上了!”

程漆:“……”

还是打得轻了。

他把人从地上拽起来,漫不经心道:“这兄弟,不要也罢。叫什么来着?什么虎?”

“不是!”小学徒可怜巴巴地擦着眼泪,咬牙切齿:“是程实!他就这么背叛我!”

“……”程漆默了一瞬,“程什么玩意儿?”

小学徒平静下来,也有点不好意思,捏着衣角:“程实说他真喜欢郭玲,唉,我能说什么!我也懂,喜欢哪是能控制的呢,一喜欢,就总想见着她,见不着就难受,想对她特别特别好,不想她和别人玩。我要是程实,我也会偷偷的……”

程漆下意识地照着他脑袋来了一下,心里却让他给说愣了。

想见,总想见,见不着就难受。

他眼前忽然划过一张白净温柔的脸,淡色的眼珠,琉璃一样的透。

出了武馆,程漆不知脑子里在想什么,走着走着忽然就到家了。一抬头,窄窄的巷子两侧,左边是自己家,右边是陶枝家。他鞋尖一动,往右转去。

这些天陶枝又忙了起来,他推门进屋时,陶枝正趴在桌上记着什么。

为了方便,她梳了干净利落的发髻,额前一缕碎发也没有,露出饱满光洁的前额。眼睛垂着,眼皮上有淡青色的血管。

程漆就倚在门框边,看了好一会儿。然后才走过去,指尖点在她额头上,把那颗脑袋支起来:“头都要掉了。”

陶枝顺着抬起头,眨眨眼:“你什么时候进来的?”

“刚刚,”程漆这才看见她眼底淡淡的青色,眉心一皱,把她笔一收,“别看了,吃饭去。”

陶枝也累了,乖乖让他收了笔,伸个懒腰站起来。衣服一紧,窄细的腰身便清晰可见,程漆瞥见,不自然地别开眼。

“走了,正好过去帮帮阿婆。”陶枝刚往外走两步,忽然被人扯住了袖子,往后一拉。

程漆拽着她,轻轻一旋,就把人堵在了自己和墙之间。

陶枝有点懵:“怎么了?”

四下静谧,两人呼吸轻轻交缠着,有一种无声的亲密。程漆极近地看着她,想要看明白什么似的,半天后才低声道:“你累吗?”

陶枝叹口气,僵硬的身体软下来,头靠着墙哀声道:“还行。”

她皮肤极白极腻,半侧脸时,从眉骨到鼻尖的弧度非常好看。

程漆看了一会儿,像受了蛊惑一般,控制不住地伸出手,摸了摸她薄薄的眼皮。

陶枝隐约觉得程漆有点怪,头晃着躲他。那手指就落到了她太阳穴上,轻轻揉按起来。他手法不知从哪学的,按起来格外舒服,陶枝小声叹了口气,然后眼巴巴地看他:“我累。”

从程漆的角度看,她整个人笼在自己怀里,巴掌大的脸就包在自己手心底下,那感觉就像……整个人都在他手里一样。

他声音不由地放轻:“嗯?”

陶枝眨眨眼:“所以捏捏肩行吗。”

程漆一怔,心想这是拿他当丫鬟使吗,手却听话地落下来,按住她瘦削的肩膀。

陶枝享受着捏肩,满足地哼哼两声,抬手拍拍他:“乖啊……”

程漆看她那样儿,心里居然奇异地柔软,薄唇勾起来。

连程实这兔崽子都和别人好上了。

他这个当哥的……是得抓点紧。

陈文隽举着他们各自的小碟,都快疯了:“怎、怎么会这样!明明是一样做的啊……”

陶枝抿住唇,抬起左手,那股她竭力遏制的檀香并没有出现。然后她抬起右手,果然闻到了那股浅淡的草木香。

送走一头雾水的陈文隽,陶枝回了屋中,静坐在长椅上。

她平摊开左手,尝试着以情绪催动,渐渐感觉到一股热流顺着血液涌向掌心,熟悉的檀香逸散而起。